首頁 向上 清定法師 浩霖法師 印順導師 金明法師 悟明長老 演培法師 瑞今法師 隆根法師 永惺法師 阿嘉活佛 寬霖法師


正副會長       隆根法師        副會長


 

1921年出生,江蘇泰縣人。俗家姓呂,家住泰縣西北隅的小農村陳家溝。

父親呂金余,務農為業,家道貧寒;母親顏氏,于隆師出生後剛一個月,即因病辭世,隆師為他外祖父母所撫養。自幼體弱多病,六歲入私塾就讀,時以生病中斷。外祖母送他到廣濟庵,寄名于師父座下,並許願“如果他能活到十歲,就送他出家”。九歲時外祖母病逝,十歲時外祖父為實踐願言,送他到窯頭莊廣濟庵,禮志祥和尚剃度出家。他的師父參學在外,師祖守培住持鎮江超岸寺,所以他的曾師祖三乘老人,就負起教導他的責任。

1938年,他的曾師祖三乘老人圓寂,師祖守培上人回庵奔喪,並為老人守制三年。守培上人是當代有名的法師,對於唯識學深有研究,著有《新八識規矩頌》等論著。隆師陪伴師祖三年,使他在學力上大有進益。

 

1942年,隆師22歲,守培上人安排他到南京寶華山受戒。他在鄉下小廟,沙彌戒尚沒有受,故由沙彌十戒受起,進而再受具足戒。戒期圓滿,本打算到焦山定慧寺佛學院受學,以到達定慧寺過晚,未能入院,乃回到超岸寺掛單。這時,震華法師在上海玉佛寺開辦佛學院,隆師到上海參禮震華法師,震師是守培上人的學生,乃安排隆師進入玉佛寺佛學院受學。他在院中受學四年,先後在院講課的教師有震華、超塵、守培、海珊、宏慈、成一等諸位法師。圓瑛法師也曾到院作過演講。

1945年,在佛學院的第三年春天,時當中日戰爭的最後階段,盟國飛機時到上海干擾,學校停課,他曾回江北泰縣住了幾個月,是年秋天抗戰勝利,1946年春天又回到佛學院繼續上課。是時,太虛大師由重慶回上海,駐錫靜安寺,在戰爭期間停辦的武昌佛學院此時收回校舍,也發出招生通告,隆師和同學匯祥,透過玉佛寺方丈止方和尚的幫忙,向太虛大師請求入武院受學,太虛應允,通知武院讓他二人入學。同時獲准入學的還有昌言、廣淨二師。

1946年夏天,他們一行四人由上海乘輪西上,到武昌入學。這時武院的院長是葦航法師,秋天開課,講課的有智定、映平、世光諸師,印順法師也在院中講過《攝大乘論綱要》。

1949年,法舫到湖南講經,受戰亂影響,回不了武昌,後來就出國到錫蘭。這時武院因受戰事影響而停課,學生各奔前程,隆師也隨著逃難的人潮到了廣州。
  他在廣州六榕寺掛單時,遇到了湛山佛學院的樂渡法師,樂渡法師告知他北方戰局嚴重的情形,勸他不如到香港去。他想到香港,苦於沒有路費。適巧在湖南講經的法舫法師也到了廣州,駐錫六榕寺。隆師謁見法師,報告他離開武院的原因及想到香港的意願。法師送他了兩個袁大頭(銀元)作路費,他因此得以成行,到了香港。

抵港之初,先寄住荃灣鹿野苑,後來在東普陀寺和大嶼山寶蓮寺掛單。1953年,原來在香港校對《太虛大師全書》的演培、續明二位法師到臺灣弘法,校對的責任由竺摩、隆根二師繼任,這時隆師遷到跑馬地的出岫軒(松泉法師的佛堂)居住。隔年,竺摩法師到南洋弘化,校對的任務由隆師一人擔任,所以《太虛大師全集》自第十篇後的三十二冊,是隆師窮兩年之力一個人校對出來的。

1956年,隆師應臺北善導寺監院悟一法師之召,到善導寺任執事,同行的還有一位生華法師。那時,善導寺的住持是印順導師,隆師到寺年余之後,導師辭位,由演培法師繼任,請隆師接任《海潮音》月刊編輯,海刊編輯部在新竹福嚴精舍,發行部在善導寺,他經常往返於臺北、新竹之間。住在福嚴精舍時,隨眾聽導師講課,包括《成佛之道》、《楞伽經》等課程。

在台期間,先後拜謁智光、南亭、東初、證蓮、太滄、道安及李子寬、趙痡均B張少齊、孫張清揚等緇素大德,同時以編《海潮音》的關係,也結識了為海刊撰稿的諸位法師與居士。後來,善導寺成立太虛圖書館,以原是大講堂的建築物為館址,由隆師與李世傑居士負起籌備的責任。

1960年6月太虛圖書館開幕。圖書館籌備完成,隆師在此工作剛告一段落,又接到馬來西亞本道法師的聘請,到檳榔嶼去編輯演本法師的遺著。

1960年7月中旬,隆師離開居住了四年的臺灣,飛抵檳榔嶼。檳城的全馬佛教總會主席竺摩法師、副主席本道法師及諸山長老,為他召開盛大的歡迎會,之後他即在本道法師住持的洪福寺住下來。以後兩年,隆師展開弘法活動,經常應各地道場之請,講經或演說。曾經到過木冠山的般若精舍、吉隆玻的佛教靜修院、新加坡的毗盧寺、麻六甲的青雲亭、怡保的東蓮小築等寺院。

1962年元月間回到檳城,在觀音寺掛單,接任佛教刊物《無盡燈》雙月刊的主編,又出任馬來西亞佛教總會的正弘法。同年八月,馬來西亞佛總組織中南馬弘法團,請隆師與金明、金星、寂晃四位法師,及陳瑞治、陳清水二位居士赴中南馬弘化,如是又忙了一段時間。

1963年,隆師在檳城創設星馬地區獨一無二的佛學書局。隆師之有志從事佛教文化事業,系由二十年前校對《太虛大師全集》時起,前在臺北編輯《海潮音》,現在編輯《無盡燈》,都基於此一志趣。此時他見到馬來西亞信佛人士日益增多,全國卻沒有一處佛書供應的地方。欲請佛書的人,全要向香港或臺灣請購,不但耗時,並且費事。他以此事與竺摩、廣余、清亮三位法師商議,希望四人合資開設佛學書局,由隆師主理書局業務,三位法師十分贊同這個構想,於是隆師積極籌備。

1967年,演培法師將菩提學院予以重建,易名為靈山般若講堂,六九年初落成,印順導師曾自臺灣來星,主持說法開光。隆師以書局業務已趨安定,靈山般若講堂業已竣工,在演培法師主持下已上正軌,因此決定閉關進修。他在雙林禪寺討一間空寮,於元月中旬入關,在關中閱讀大藏經。是年五月,常凱法師創辦《南洋佛學月刊》,由宏船法師任社長,請隆師任主編,隆師以閉關不便,答應暫代數個月,並答應刊物的發行部設在佛學書局,以發行時有職員可以幫忙。

隆師在關中,閱讀了一百冊大藏經,寫了近十萬字的文稿。三年期滿,於1972年元月出關,繼續致力佛學書局的經營。隆師在星馬多年,從不應酬一般佛事,尤不做焰口加持,唯以推展佛教文化為職志。
 

1973年6月,他的泰縣同鄉智通法師在檳城洪福寺示寂,隆師故人情重,特與演培法師飛抵檳城,協助本道法師為智師辦理喪事。1977年7月,金馬侖三寶萬佛寺住持本道老法師八十壽誕,請臺灣的印順導師來傳授三壇大戒,隆師受聘為陪堂。開堂和尚是來自臺灣的戒德法師。

1979年夏天,隆師訪問菲律賓佛教,受到瑞今長老、正宗、廣範、廣明、自立、唯慈等諸位法師的歡迎與接待。是年十一月,靈峰般若講堂住持演培法師退居,住持一職由隆師繼任,此後隆師長住般若講堂,宏法度化。
 

1980年,由慧平老尼師創建的自度庵,遷址重建落成,禮請印順導師自臺灣到新加坡,主持佛像開光典禮,導師駐錫般若講堂,與隆師話舊。是年冬季,隆師到緬甸仰光朝禮大金塔,請回石佛多尊。
 

1981年,年逾六十的隆根老法師,不辭辛勞,千里迢迢,回到江蘇泰縣朝禮祖庭。回到故鄉陳家溝,不僅是“人事已非”,同時是“景物亦非”。他出家的廣濟庵,在文革期間被拆除,了無痕跡可尋。他師祖守培老人生前駐錫的超岸寺,被公眾佔用,成為一個大雜院,連守培老人的靈骨塔也被毀了。所幸靈骨尚保存於寺中,隆老即計畫遷塔事宜。後來於一九九一年,靈塔遷建於丹徒五峰山紹隆寺。他曾到上海、鎮江、揚州,搜尋守培老人的遺著,帶回新加坡,準備編印《守培全集》。常凱法師于1969年創辦《南洋佛教》月刊,曾請隆老擔任主編,隆老幫了一段時間的忙。

1984年,隆老應創辦人常凱法師之請,出任南洋佛教月刊社長,迄今已十餘年。

1984年11月,菲律賓大乘信願寺住持瑞今老和尚八秩壽誕,開壇傳授三壇大戒,請隆老擔任陪堂師兼維那,為此他去了一趟菲律賓。翌年春間,馬尼拉自立法師住持的隱秀寺,重建落成,請隆老去為主持剪綵及為佛像開光,為此他第三度赴菲。同時應請剪綵的,還有唯慈、淨良、了中、蓮航、浩霖諸位法師。

1984年5月,隆老去了一趟美國,訪問了紐約、休士頓、洛杉機、三藩市、檀香山各地寺院,受到諸山長老的歡迎。

1986年4月,他赴印尼中爪哇朝禮婆羅浮屠聖塔,同時也便道赴峇堮q一遊。隆老一向在新加坡佛教總會擔任職務,1984年擔任會中總務部主任期間,為推動佛教發展計畫,提案開辦佛學班、舉辦佛學講座、興建佛教會所等提案,以後都一一實施。

1994年,隆老以眾望所歸,受推出任新加坡佛教總會主席,是年隆老七十四歲,他老當益壯,為新加坡佛教的發展而努力,以迄於今。
  

1995年受聘為世界拜佛會副會長

(于淩波著)(根據網上資料編輯)